澳门巴黎人

文化园地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党群园地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离家三百里

来源:花垣项目   作者:文/图:刘渝萱   时间:2019年03月11日   浏览次数:603   字体:

过了正月十五,便要启程。承载了的行李箱在湿土上缓慢的挪动,路边的老树上长出半粒米大的新芽,细雨微风,一路无声,我顶着南方特有的淅淅沥沥的绵绵雨,回到三百公里的花垣,这是我步入社会的第一步也是我工作近两年的地方。南方的雨总是结伴而行,从新年伊始就一直不停的落进别了故乡人的梦里。

车上热风习习,正是酣睡时,一阵冷风吹进车厢,原是有人到站了。我被吹走了美梦,又担心坐过站,端坐起来研究窗外风景,灰暗的天色中,远近横着几座空空的楼房,学着别墅的样式却又挂着几件农耕的工具,偶然看见一两位老人静静地坐在摇椅上,亦或是背着小孙儿,手里忙活着,脚上不停歇。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,想起我的故乡。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,也有这样一位老人,静静地等我给她打电话,等我回家。

在我的记忆中,是盼望春天的。过了正月,家旁边的香椿树便到了分享的季节,爷爷用自制的长竹竿绑上镰刀钩下一顿香椿炒鸡蛋。香椿味浓,配上土鸡蛋,金黄翠绿相间。或者将香椿洗净,加上奶奶秘制的辣椒酱凉拌,我也是能吃下两大碗的饭的。

家的旁边就是一片竹林,爷爷用的长竹竿在很多年前也是一颗小春笋,等到料峭北风放松警惕,爷爷就会带上我去跟春笋玩捉迷藏。未冒头及刚冒头的春笋最鲜嫩,大约冒出土地二至三公分,再多春笋就显老显硬,因此发现春笋并不是件易事。竹林不大,因此偶尔吃上一顿小炒春笋,也是童年的快乐之一,但我是不喜欢竹笋炒肉的,老师总用细长的竹条鞭笞顽皮难教的学生。

吃得多力气就稍微大了些,夏天的我,最喜欢的是抱着从田里搬回来的西瓜,边看电视看吃。幼时,留着西瓜头的我,已经能从地里一次摘回四五个西瓜了。麻袋一装,拖着就走,大概回到家吃的时候,都用不上刀切了。

我们吃西瓜,鸡仔吃西瓜瓤。到了秋天,长大的鸡仔就可以和路边的板栗结伴,做成一锅板栗炖鸡。鸡汤要煮白,板栗要熬糯,糯到板栗和鸡肉入口就化,抓上鸡腿咬下去,连骨头都是脆的。

大概是鸡汤都长成了我自带的泳圈,导致我从每年秋天就开始增强自重力,到冬天就更克制不住了。养了一年的鱼,在一家人的合力下被一网打尽。大人数钱的同时,我在数着今年过冬能吃的鱼有几头。尤其最爱小鱼,去鳞洗净,裹上面粉鸡蛋液,放到油锅里走一遭。刚出锅的鱼就跳进了我的嘴,透着热乎的气,外酥里嫩,这是赌上风险的一道美食。

年味正浓的时候,也是一年最冷的时候,身体为了抵御寒冷奉献了它一年的积累,于是我总在冬日绵长的夜里容易觉得饿。奶奶做了一日三顿,这时候,正是追剧烤火,静享悠闲的时候,但只要我一开口,她就会板着脸教训我,先是佯装骂我一顿,然后看着爷爷起身去厨房开始弄宵夜给我,她也就暂时放权。

搬了小板凳,和爷爷抱着一碗小酥鱼坐在偏房的门口,此时的故乡,山群不语万林暗,百家齐鸣共庆年。爷爷的脸在烟花的照耀下一明一暗,慢慢地在某天悄悄消失,再后来,关于爷爷的每一张照片,我再也舍不得删除。

此时的车,终于是继续向前走了,两边的空楼立在黄昏中,暗暗的没有灯火,连着退向车后。在这离家三百里的地方,我们每个八局人都远离了故乡,在建设着这个孤独又美丽的小城。这里也有人,在等着离去归来的人,也有关于那些四季美味的回忆,也有空空的别墅独栋和暗暗的小区高楼。这个很多人未曾听闻的小城,也是很多人的故乡,我们这些离家的游子奉献全力建设花垣,修路改造,是否能让小城点亮更多的人间灯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