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巴黎人

文化园地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党群园地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腊八至,等年来

来源:千岛湖项目   作者:文:郑秀竹   时间:2019年01月13日   浏览次数:425   字体:

最近大家见到我,都会问一句,抢到票没呢?我总是会很沮丧的说:没呢,接着又会充满希望的说会抢到的。要过年了,爆竹声中辞旧岁,欢乐声中迎新年!
今天吃晚饭的时候,小伙伴突然说明天就是腊八了。我突然意识到,不是快了,年已经来了。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:小孩儿,小孩儿,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年来了!晚上央视新闻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---腊八至,等年来。文章开头就是一首腊月歌:

“二十三,糖瓜粘;

二十四,扫房子;

二十五,磨豆腐;

二十六,去割肉(炖炖肉);

二十七,宰公鸡(杀灶鸡);

二十八,把面发;

二十九,蒸馒头;

三十晚上熬一宿,

大年初一扭一扭!

很熟悉,但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以前不知道这是一首歌,自然也没听谁唱过。我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听妈妈念叨过,并会严格遵守,每天对照着做今天要做的事情。腊八,勾起了很多回忆。东北常说:腊八、腊八,冻掉下巴!每年家里在这一天都要喝“腊八粥”,因为担心下巴会被冻掉,要用腊八粥黏住。多可爱的习俗。

“腊八粥”为什么要用引号呢,因为我家喝的腊八粥和别人家的不一样。别人家煮粥的材料丰富营养,品类繁多。而我家的呢,要么是大米粥---就是白粥;要么是大米和大豆两样食材混在一起煮的粥;要么是“苞米碴粥”。哦,这个听名字估计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,我今年5岁的小侄女给它起了个比较贴切的名字---煮碎苞米粒。没错就是它了,没吃过的人肯定无法想象它的好吃,也不需要丰盛的菜,配上咸鸭蛋,肚子会撑爆!小时候,我经常吃的动不了,只能无力的眼睁睁的看着盆里的粥被妈妈狠心端走。

其实老妈做菜不好吃,大伯家的哥哥小时候来我家吃饭,然后说:我小婶做菜,那是真不好吃(请自行补脑痛心疾首的语气)!妈妈听到了还当做笑话讲给我听。唉,我只好违心的说:没有,我觉得挺好吃的呀,心里却在想,大概只有我们爷三个不嫌弃您。但是妈妈做苞米碴粥却是很厉害的,在邻居朋友中也是小有名气,所以,每次都会做很大一锅,然后让我送去邻居亲戚家。场景嘛,自己脑补一下,就像《请回答1988》里面几家人让孩子们互送饭菜基本一样。
我从初中就开始住校了,所以我吃的最多的还是食堂,可是还是最爱吃妈妈做的菜了。就快过年了,可以吃妈妈包的酸菜馅饺子了。

如果你竟然看到了这里了,一定会觉得我写的像流水账,开头写腊八,后面净是些琐事拼凑起来的没营养的话。可是我本就没有要写腊八,我只是想偷偷的向我亲爱的妈妈表白一下而已。

也祝愿妈妈们健康长寿!节日快乐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