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巴黎人

文化园地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党群园地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父亲的传承

来源:湘西文教卫项目   作者:文:熊杨   时间:2018年12月20日   浏览次数:386   字体:

仿佛天定,从爷爷、父亲,又到我,顺理成章。我成为了家里的第三代建筑行业从事者,一个所谓的“建筑人”。      

大概三四岁,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模糊的初步印象,而在我懵懂的记忆中,父亲——这个喜欢用一双粗粝的大手抱起我的男人——总是很少呆在家里。天还没全亮的时候,父亲就匆忙套上衣服出门,每次蹑手蹑脚,步子很轻,但还是会吵醒人,当我醒来时,往往只能听到门板和门框撞击的闷响。到深夜十一二点,若是还没睡,躺被窝里的我又会听到叩门和脚步声,叩门声很大,厚厚的劳保鞋底踏在地板上,在深夜里声音也格外响。虽然他不说话,但我知道,我的父亲回来了,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泥痕污渍。我把身子蜷在暖和的被子里,想:父亲这是干嘛去了呢?我知道,他回来的时候满身的泥土味和汗臭味每次他回来后会来到我的房间,看看正在睡觉的但我其实没有睡着,正偷偷摸摸透着被子和床单的缝隙打量他。稍大一些,七八岁了,我便抱着好奇心偷偷跟随着父亲出门。跟着却又不敢跟得很紧,只能每天跟一段路。沿着那条上去小路,我终于发现了父亲的“秘密”,原来父亲去的是一个工地,依稀能看见一些带着安全帽的人在运石块、挑沙土,还能听见机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。可是还没到地方,我就被赶了下来,父亲斥责我,让妈妈接我回家。到了家里,我将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妈妈妈妈摸我的头说:“你这小机灵鬼,你爸爸是去干大工程了,那可是国家的大工程。 “你外公和爷爷当年也是建筑工人,建筑工人好啊,你长大后要不要学爸爸?” 那时的我,笑呵呵地点头,“好啊好啊,我也要像爸爸一样,我也要干大工程。”  从此,我一直坚信建筑工程一件很厉害的事情,当教科书印上我成长的地方——三峡水电站。父亲带给我莫名的光荣,我经常跟同学吹嘘:我父亲参与了三峡工程的修建,我在三峡长大,我的父亲是大英雄

 高考后我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,成了“根正苗红”的建筑行业接班人。随着城市建设和公路建设的不断升温,土木工程专业成了热门专业,在亲戚朋友的眼中,这个专业有前途,高中同学和老师们也也都认为它就业领域广泛。其实,在表面的光鲜下,大部分毕业生都要到施工单位工作,感受到“起早摸黑”、“灰头土脸”。我知道这些,但清闲不是我的选择,我坚守本心,像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心里种下一颗种子――将来长大我要和爸爸一样,成为一位建筑人。现在,这颗种子已经长成郁郁葱葱的大树,我离我的建筑梦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坚信自己当初做的决定是正确的。    

现在,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成为了一名建筑人。我时常也和父亲一样伴着泥土味,时不时来回往工地跑,去感受父亲一样的光荣,也是爱的传承。“建筑就像是我延伸出去的手,或者触角,是我与这个社会发生关系的媒介。”当拿着简历的毕业生,到成为一名建筑人,一栋栋小小的建筑中印刻下自己隐形的名字,我想我是建筑人,我为建筑人骄傲!